您的位置:首頁 > 南充法學 >
淺議侵權人不明的交通事故賠償責任主體的認定
www.rluv.top 】 【 2018-11-26 17:16:46 】 【 來源:南充政法長安網 】
  一、案情介紹
  
  2017年1月28日19時許,陳某某和其嫂唐某某從家中出來送客人,步行至蓬安縣徐家鎮金華街332號外路段時,陳某某被川RXXX號普通二輪摩托車從身后將其撞到,駕駛人棄車逃逸,造成陳某某受傷。
  
  據川RXXX號摩托車車主胡某某陳述,遺留在事故現場的川RXXX號摩托車,是他當天借給了鄰居喬某某,而喬某某自事故當日后手機一直關機、聯系不上,致使無法確定該事故的肇事駕駛人。該逃逸交通事故尚未偵破,受害方要求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2017年4月25日,蓬安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出具蓬公交認字[2017]第01號逃逸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陳某某在此事故中無責任。
  
  事發后陳某某經蓬安縣徐家中心衛生院、蓬安縣人民醫院治療,當天轉入南充市中心醫院治療,同年2月19日出院,用門診醫療費338.46元、住院醫療費85,692.38元,出院醫囑及建議:出院后適當休息1-2月,不能勞累;出院后三月神經外科門診隨訪;如有不適,及時就醫。同年4月23日至7月26日期間在深圳市人民醫院龍華分院、深圳市中醫院用門診醫療費1,878.78元。
  
  2017年9月11日,廣東南天司法鑒定所對陳某某的傷殘等級、營養期、護理期、誤工期等作出司法鑒定,鑒定意見為:1.被鑒定人陳某某的傷殘等級為拾級。2.被鑒定人陳某某傷后誤工期截至于鑒定之日(2017年9月5日),護理期60天,營養期60日。陳某某支付鑒定費3,948元。胡某某對傷殘等級、誤工時限不服,申請重新鑒定,后撤回申請。
  
  同時查明,川RXXX號摩托車未購買交強險及商業險。事發后,胡某某給付陳某某30,000元。
  
  二、審理過程
  
  陳某某與胡某某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陳某某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鄧某某、胡某某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辛某某到庭參加訴訟。
  
  三、分歧意見
  
  對于該案的處理,主要有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源于一個侵權行為人存疑的損害事實,其民事責任歸究應結合民法的相關精神和交通事故侵權損害責任制度的相關規定予以確認。根據摩托車特有的交通工具財產性能,其在運行過程中存在較大的危險性,車主應當較管理一般財產負有更大的注意義務。胡某某是該車車主,出借該車時未嚴格審查借用人,放任他人使用,致使損害事故發生,其行為明顯具有疏于履行管理職責與謹慎注意義務的過錯,違背了我國民法通則賦予財產所有人的管理注意義務,其主觀具有過錯,該過錯行為與實際發生的損害后果之間形成因果關系,其損害賠償責任依法應由胡某某承擔。胡某某在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向侵權人追償。陳某某在此事故中無責任,胡某某應承擔全部責任。
  
  第二種意見認為:該案應終止審理。本案侵權行為人存疑,應等待公安機關對本次逃逸交通事故偵查終結,待侵權行為人明確后再處理。本案僅起訴川RXXX號摩托車車主胡某某,而未起訴車輛實際使用人,存在遺漏主體的問題。如繼續審理此案,程序上存在瑕疵。
  
  四、案件評析
  
  筆者同意第一種意見。理由如下:
  
  首先,本案受害人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沒有過錯,從最大限度保護受害人利益的角度考慮,亦不應等待公安機關對本次逃逸交通事故偵查終結再行處理。就侵權行為法的發展歷史來看,不斷強化行為人的注意義務,加重責任人的責任,最大限度地保護受害人的利益,使受害人的損失能夠得到及時、充分地補償,是侵權法的發展趨勢。如等待公安機關偵查終結,勢必造成本次侵權責任案件的處理遲延,不利于保護受害人的利益。這也與當代民事法律注重保護弱者、保護無過錯者、保護受害人利益的價值傾向相悖。法律賦予受害人的賠償請求權,較純粹的單個侵權而言,當侵權行為人存疑或下落不明時,只要找到一個共同加害人或者還有一個共同加害人有賠償能力,就能夠實現保障。本案中,原告在侵權行為人存疑時起訴肇事車車主,與其讓受害人求償不能,不如讓加害人追償不能,這種責任分配更為合理,更具有人本的精神。
  
  其次,從車輛運行支配和運行利益的角度考慮,侵權行為人存疑時,受害人起訴要求肇事車車主承擔相應責任,也符合常情法理。根據摩托車特有的交通工具財產性能,其在運行過程中存在較大的危險性,車主應當較管理一般財產負有更大的注意義務。胡某某是肇事車車主,按照胡某某的陳述,系出借該車給他人使用而造成此次交通事故,胡某某出借該車時未嚴格審查借用人是否具有相應準駕資質,放任他人使用,致使損害事故發生,其行為明顯具有疏于履行管理職責與謹慎注意義務的過錯,違背了我國民法通則賦予財產所有人的管理注意義務,其主觀具有過錯,該過錯行為與實際發生的損害后果之間形成因果關系。同時,胡某某陳述的真實性尚不能得到證實,胡某某應當承擔的具體責任類型也不能確定。鑒于胡某某是該肇事車的車主,根據現有證據,不能合理排除胡某某喪失了對車輛的控制和支配,因而不具有運行支配權和運營利益,故本次交通事故的損害賠償責任依法應由胡某某承擔。 
  
  再次,從權利救濟的角度考慮,在肇事車車主承擔相應責任后,當侵權行為人明確時,肇事車車主超出自己應承擔部分的賠償額也能得到法律上的救濟。本案肇事車車主明確,但車主胡某某在公安機關的陳述是否為真尚不得而知,其未對摩托車運行的風險盡到最大限度的注意義務,同時未為該摩托車購買交強險,在受害人選擇不起訴存疑侵權行為人的情況下,可由胡某某先行承擔賠償責任。如胡某某在公安機關的陳述是真實的,確系出借車輛供他人使用,胡某某在承擔賠償責任后也可以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向實際侵權人追償,胡某某的合法權益也能得到有效救濟。蓬安法院  李緒林
編輯:本站編輯

南充政法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17)2241653 |

蜀ICP備18019171-1 南充政法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北湖路88號 郵編:637000

捕鱼高手之海底捞鱼
如何做到11选5稳赚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打击大陆黑庄6码中特 手机三公游戏下载 时时彩单式稳赚做号方法 真钱二人麻将棋牌游戏 幸运飞艇公式规律技巧方法 网络21点游戏下载 11选5两胆拖6码多少钱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 959彩票最新版下载 新强时时彩票开奖 世纪娱乐是真是假 时时彩计划 快乐时时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