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南充法學 >
夫妻個人債務執行問題探析
www.rluv.top 】 【 2019-05-28 11:23:01 】 【 來源:南充政法長安網 】

  一、一個執行案例引發的思考


  2018年3月5日,蘭某因民間借貸糾紛到法院起訴湯某,經法院調解,蘭某與湯某達成和解,約定湯某在調解書生效后十日內償還蘭某借款本金40萬元并給付資金利息5萬元。調解生效后,湯某未履行調解書確定的義務,蘭某于2018年7月10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執行過程中,法院查明湯某系某金融單位職工,依法對湯某工資進行提取并凍結其名下的住房公積金。同時,查詢到湯某與案外人唐某名下有共有房屋,因考慮到該債務系湯某的個人債務,而房屋系夫妻共同所有,法院未對該房產進行處理。本案以提取湯某工資作結案處理。


  湯某系金融單位職工有收入來源,法院提取湯某工資收入,讓該案得到解決。試想,如果湯某沒有工作單位,沒有工資收入,本案又該如何解決,該案暴露出法院執行工作中普遍存在的難點問題:涉訴債務是夫妻共同債務或是個人債務能否由法院執行部門認定?夫妻個人債務如何執行?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夫妻共同財產能在執行階段直接分割嗎?如果可以分割,那如何具體分割?如不能分割,債權人的權益又怎樣通過執行得以實現?由于這些問題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以至于司法實踐中各個法院在執行過程中認知不一、各行其是,造成了執行工作的混亂。


  二、夫妻個人債務的界定及范圍


  要正確處理夫妻個人債務的執行問題,需先界定什么是夫妻個人債務。筆者認為夫妻個人債務應作以下定義:夫妻個人債務是指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的與夫妻共同生活無關的債務,或者夫妻雙方約定由一方承擔且該約定為債權人知曉的債務。根據夫妻個人債務的內在涵義和我國的相關法律規定,筆者認為以下六類債務應認定為夫妻個人債務:第一類,婚前債務。在婚姻關系建立前,夫妻雙方是彼此獨立的民事主體,各自依法承擔自己的民事責任,任何一方所舉債務理所當然均為其個人債務。第二類,約定的個人債務。該類債務的約定必須被債權人所知曉,否則只是內部約定,無法對抗債權人。債權人是否知曉,應由主張個人債務的一方進行舉證。第三類,擅自資助之債。夫妻一方未曾知曉或雖知曉但明確表示反對的情況下,另一方擅自資助與其沒有法定撫養義務的人所負擔的債務。第四類,獨自經營負債。夫妻一方未曾知曉或雖知曉但明確表示反對的情況下,另一方獨自從事生產、經營、投資等經濟活動所負的債務。該類債務為個人債務的前提是從事經濟活動的收益未用于家庭生活。第五類,單方利益所附隨之債。即夫妻一方單獨享有的利益所附帶的債務,如遺囑或贈與合同中指定由夫或妻一方繼承或受贈的財產為夫妻個人財產,根據權利與義務平衡原則,附隨在此份贈與或遺囑合同上的債務當然應由受贈或繼承相關權益的一方自行承擔,另一方無清償責任。第六類,因違法行為所負債務。如夫妻一方因賭博借債、非法傳銷、侵權行為而欠的債務。該類債務的產生并非基于雙方合意,且未用于家庭生活,另一方更不可能從中收益,故應由負債一方自行承擔。


  三、其他國家及地區立法例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研究其他國家和地區夫妻個人債務執行的立法模式,對我國夫妻個人債務的執行具重要的借鑒意義。第一種立法模式,以菲律賓、埃塞俄比亞為代表,其清償順序為:首先以個人財產償還夫妻個人債務,無個人財產或個人財產不足的,以共同財產清償。第二種立法模式,以俄羅斯、意大利為代表,其清償順序為首先以個人財產償還夫妻個人債務,無個人財產或財產不足的,以共同財產中債務人所占份額為限清償。第三種立法模式,以瑞士、我國澳門地區為代表,即夫妻個人債務首先以個人財產償還,無個人財產或財產不足的,以共同財產的一半清償。第四種立法模式,以美國為代表,即夫妻個人債務首先以個人財產償還,無個人財產或財產不足的,以負債配偶從共同財產中所獲利益清償,即是共同財產中所增值的部分予以清償。


  比較各國立法模式,可以清楚地看到,其相同之處,都規定了夫妻個人債務應首先由個人財產清償,其不同之處在于,無個人財產或個人財產不足清償時,可否用共同財產清償和怎樣用共同財產清償。這些立法,是相關國家或地區依據自身的法律文化傳統和司法實踐制定的,應有其自身的正當性,但依照筆者看來,也存在著各自的不足。如有的規定無個人財產或個人財產不足時,可以用共同財產清償夫妻個人債務。很顯然,這種模式強調了對債權人權益的保護,卻忽視了對債務人配偶權益的保障。有的規定負債一方以其在夫妻共同財產中所占的份額來清償其債務,這種模式兼顧了債權人、債務人和債務人配偶各方的利益,比第一種模式更為公平,但也有不足,即債務人在共同財產中所占份額的認定較難,造成執行時的實施困難。有的規定以共同財產中所占的一半清償,這種模式無需另做份額認定,執行時操作相對簡單,但簡單地將共有財產一分為二的做法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有誤判的嫌疑。有的則規定只能從共同財產的收益中清償,帶來財產增值認定的繁瑣,也使執行時操作比較困難。上述比較提示我們,在夫妻個人債務執行方面,不能盲目地照搬某個國家的立法,而需要立足本國國情,依據我國的法律文化傳統,構建適合我國法律體系、易被社會大眾接受的規則。


  四、我國司法實踐中的慣常做法


  1993年前,對于夫妻個人債務的清償問題,我國沒有相關法律規定,僅在婚姻法第四十一條對家庭負債做了“夫妻共同償還夫妻共同債務”的原則性規定。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夫妻離婚財產分割的司法解釋》第17條關于“個人債務應以個人財產清償”的相關規定,這是在法律層面上(廣義)第一次對夫妻間個人債務之清償問題有所涉及。這個規定雖然填補了相關法律空白,但不夠完善,對于夫妻負債一方如果沒有個人財產或個人財產不足時該如何處理,該司法解釋缺乏具體的規定。雖然面臨法律的缺位,但在學術界已有學者對此問題進行研究,在司法實踐中也有法官作出大膽嘗試,歸納起來存在以下幾種做法:


  第一種做法是直接對夫妻共同財產采取強制性措施,將拍賣、變賣所得價款清償債權人。其理由有兩條,一是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獲得的財產,只要夫妻之間沒有明確的約定,法律就推定這些財產為夫妻共同共有,對于夫妻共同共有財產,夫妻中的任一方均平等地享有處分、使用、收益和占有的權利;二是對于共同共有關系存續期間共有人對共有財產己方享有的份額不能私自劃分,只有當共同共有關系結束之時,才能對共有財產進行分割,從而確定各個共有人應當得到的份額。因此,在共同共有關系續存期間,共同共有人對外要承擔連帶責任。該種做法的優勢是能最大限度的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其劣勢在于過度地偏重于對債權人的保護,而忽略了對案外人,即債務人配偶的合法權益的保護。公平原則是民法的基本原則,這樣以犧牲債權債務法律關系以外的無辜第三方,即債務人配偶的利益來換取債權人利益的做法,有悖于公平原則,筆者認為是不可取的。


  第二種做法是首先執行債務人的個人財產,在債務人無個人財產或個人財產不足時,對夫妻共同財產采取查封、扣押、凍結等強制性措施,并通知債務人的配偶。經債務人配偶的申請或執行異議,將財產拍賣、變賣后取得的價款的一半返還給債務人配偶。如前所述,該種做法雖然兼顧了債權人與被執行人配偶雙方的利益,且便于操作,但是在法理上仍存在一定的障礙。首先,將拍賣、變賣夫妻共有財產后取得的價款直接對半分本質上是對夫妻共有財產的分割,這是對實體權利的處理。在執行階段,執行實施部門直接對實體權利進行處理,是對當事人諸多訴訟權利的剝奪,是執行權的不當擴張,有悖于審執分離的理念。其次,按照我國物權法的相關規定,共同共有人只有在共有基礎喪失或重大事由出現、確需分割的情形下方可請求分割共同共有財產。具體到夫妻共有財產,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的共有關系在法律上并未消滅,共有基礎并未喪失,且夫妻任意一方(即共同共有人)未請求分割的情況下,法院越過不訴不理的原則,直接對夫妻共同財產作出劃分份額的處理,這一做法是很有爭議的。


  第三種做法與上述第二種做法近似,也是首先執行債務人的個人財產,在債務人無個人財產或個人財產不足時,對夫妻共同財產采取控制性措施,并通知債務人的配偶。不同的是,在通知債務人的配偶后,債務人在共同財產中所享有的份額,由債權人與債務人配偶協商確定;協商不成的,由債務人配偶提起析產訴訟確定,也可以由債權人代為提起析產訴訟確定。這種做法是針對上述第二種做法在程序方面存在的不足而采取的修正、完善辦法,避免了程序上的瑕疵,即對夫妻財產的分割在析產訴訟中解決,而非執行階段處理。同時也較好的滿足了物權法“重大事由出現、確需分割時方可請求分割”的共有財產分割條件。但是也有學者提出質疑,債權人與被執行人配偶協商分割或配偶一方提起析產訴訟只是一種理想狀態,現實中不多見,往往是雙方分歧很大或債務人配偶怠于履行分割請求權。而此時,債權人僅憑其享有的債權,能否代位行使具有人身屬性的夫妻共同財產分割請求權是存在疑問的。


  分析比較以上三種做法,筆者更傾向于第三種。從法理上講,夫妻共同財產分割請求權當然具有人身屬性,原則上應當由婚姻一方行使。但是如果固守這一法理而不變通的話,將不利于保護債權人的權益。因為根據我國婚姻法的規定,婚后所得即共同所有,婚姻一方婚后的個人財產只有有限的特別財產,很可能不足以清償個人之債。如果法律規定夫妻共同財產分割請求權不得代位,其后果是,即使債務人婚后賺了許多錢,債權人的債權也不一定能實現,因為只要夫妻一方不主張析產,債權人的債權還是無法實現。其實,這一問題的解決同時是一個立法價值判斷的問題。在法律邏輯與公平之間,筆者認為應當傾向于后者。因此,筆者認為在夫妻一方怠于行駛夫妻財產分割請求權時,法律賦予債權人代位請求權是對各方利益保障的一種平衡,更能實現法律的公平與公正。


  五、構建夫妻個人債務執行規則的思考


  通過對國外立法例的研究和國內司法實踐的分析,筆者認為,我國構建的夫妻個人債務執行規則,應該堅持如下三個原則,并在此“三原則”指導下進行相應的司法實踐。


  (一)應堅持的“三原則”


  1.公平原則。即訴訟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均應受到平等保護。有學者認為,民事執行應當突出強調對債權人的保護,因為執行的目的是強制債務人履行義務,保障債權人實現權利,債務人是履行義務的一方,債權人是享有權利的一方,雙方的權利義務是不對等的。筆者認為,民事執行中,強調對債權人權益的切實保障是無可厚非的,但除強制債務人履行償還債務的義務外,仍需注意保護債務人的各項合法權益。至于債務人的配偶,作為債權債務關系以外的第三方,對債權人沒有任何義務可言,不能因為強調保護債權人的權益而忽視甚至損害到案外第三方的權益。


  2.審執分離原則。即堅持執行過程中涉及的案件實體問題交由審判部門裁決。在執行過程中,常常遇到一些實體爭議問題需要認定,如涉案債務的性質屬于夫妻共同債務還是個人債務、執行標的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還是個人財產等問題。這類爭議應由法院的哪個部門裁判認定,以前缺乏明確規定,曾較長時間困擾執行工作。2007年修法的過程中,已制定相關條文,將執行過程中涉及的案件實體爭議問題的裁決權力收歸法院的審判部門。因此,在夫妻個人債務執行過程中,實體性爭議不能由執行實施部門確定,而應由審判部門裁決,這已是一項工作原則,應認真貫徹執行。


  3.執行效率原則。效率是評判執行工作的重要指標,執行效率即是指執行階段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最大程度地實現申請執行人的權利。這就要求執行機構在堅持法定程序的同時,能動司法,以最短執行期限、最低執行成本完成工作任務,高效實現執行工作的預期目的。


  (二)具體做法


  上述三個原則,如能納入我國夫妻個人債務執行規則中,將有利于法官在執行過程中有序司法,能動司法,目前我國夫妻個人債務執行中的許多難題將迎刃而解。在涉及到夫妻個人債務執行的時候,優先執行債務人的個人財產,如不足清償,可對夫妻共同財產采取查封、凍結、扣押等強制保全措施,并通知債務人的配偶。如果債務的配偶未提出異議,根據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則,視為債務人的配偶同意就自己享有的該部分財產份額用于清償債權人,法院可以直接執行夫妻共同財產。當債務人的配偶提出執行異議的時候,法院可以通過聽證的形式進行審查。在異議審查階段,法院應盡量促成各方當事人調解,對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達成一致意見。如果調解確實無法達成,法院應立即下達裁定。無論異議成立與否,不服裁定的一方均可于收到裁定之日起15日內提起案外人異議之訴。一旦進入了審判程序,即可對實體權利進行審理,也就是說可以在案外人異議之訴中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此時,訴訟請求應有兩個:一是請求分割執行標的物,二是請求中止或繼續對該執行標的物的執行(債務人配偶起訴的請求中止執行,債權人起訴的請求繼續執行)。這樣做的原因是執行標的物是否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及雙方享有的份額大小對于阻卻執行的請求能否成立或在多大范圍內成立具有決定性意義,在案外人異議之訴中對上述法律問題必須進行審理。這種審理不僅僅是對相關事實的查明,而且直接關系到對夫妻共同財產份額的劃分,故法院應當作出具有既判力的裁判,以避免同一事件在其他案件中再起爭執和重復審理。此時,為了使得訴訟標的與裁判范圍相一致,必然需要將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作為案外人異議之訴的訴訟標的。如果當事人在起訴時僅主張分割執行標的物而未請求中止或繼續對該標的物的執行的,法院應當在立案或審理階段予以釋明,并認真探求當事人的本意,然后作出相應的變更。


  蓬安法院 郭峻利


  


編輯:王芳

南充政法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17)2241653 |

蜀ICP備18019171-1 南充政法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北湖路88號 郵編:637000

捕鱼高手之海底捞鱼
誉鼎国际是真的假的 排列三6码组六最大遗漏乐彩网 pt老虎机平台送体验金 至尊国际娱乐平台 必富备用网址 澳门金星娱乐公司 领航时时彩 云南时时开奖软件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 彩神IV怎么样 葡萄pk10软件下载 做什么月入十万 老版本128棋牌 注册就送彩金的现金棋牌 ag电子游戏哪些改版了